一位90后CEO反思:装逼那年亏损2000万公司一地鸡毛
2018-08-21 13:53

  25岁以下创业者成功率远远低于35岁创业者;据相关调查,创业者的成熟度和企业的寿命成正比例。

  公司在第三年也就是2016年顺利融资3000万,2017年公司亏损2000多万,2018年4月份开始逐步赢利并有望在年底弥补亏损的融资资金。

  用他自己的话说:装逼那年,公司一地鸡毛(由于涉及商业模式的机密,本文不展开该领域的介绍)。

  我是一毕业就开始创业,家里是搞工厂的,和老爸有个约定,如果公司亏光就回工厂上班。

  公司成立一开始,我非常的慎重,所有开支精打细算,因为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不想让父亲看笑线来万,我自己看来已经算是不错的。

  16年,见了大概六十多个投资人,这里没有一个是父亲的朋友,全是自己接触的投资人。

  2017年的年初,有个本地电视台要采访我。当时考虑到可以给公司增加曝光量我就欣然答应。

  然后就开始配合采访,期间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稿件的准备、试镜,录制以及调整。

  前前后后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效果很明显。播完当天,我的朋友圈忙炸,暗爽得一夜未眠。

  各种媒体来约稿件,如此一来,我整日的陪伴媒体,毕竟你要请人家吃个饭什么的。

  有些还特意让我拍一些照片,现在想想很搞笑。配合他们坐在沙发上、在公司会议室等各种摆

  那段时间,大家忙于公司的品宣,连研发部的人员都开始配合演戏。现在想想,真是后怕。

  有意识的在博取眼球和勾搭所谓的人脉,也刻意的丰富自己的履历,学会诸多不落地的玩意:生态圈、闭环、数据、蓝海,也大谈期权、股权、境内境外。

  白天闲聊,晚上聚餐,夜里朋友圈,搞的自己很忙很忙的样子。而实际上是何等浪费时间,要命的是我竟乐此不疲!

  一来是被主流观点洗脑:千万不要和人才讨价还价,第二也是盲目信任大公司背书。

  后来和人事有讨论总结过:这些被大公司所淘汰的人才又在我们这些小公司里豪华游了一圈。

  在公司还没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我在北上广设立多个办事处。市中心的写字楼外加装修,每个点都砸很多钱。

  公司装修相当有特色,就是互联网风格那种。搞好这些一切,就开始在所谓的企业文化上砸金。

  节假日就组织各类烧钱的活动,国内海外全安排。该送纪念品的送,该报销的报销。

  那些和我一起出国的同事,今天办公室也没剩几个了。也许他们现在正在另一家高逼格的公司参加某个海外游。

  副总为提升逼格,所有部门人员都推行英文名,还专门组织针对英文邮件撰写学习。

  另外,从人情化管理角度考虑我废除加班制度。但没结合产能和效率指标,只是一味为了高大上和营造氛围而做出这个决定。

  同时也并没有相关机制弥补本领域,所以经常出现无事人满为患、急事无人到岗,耽误了不少事。

  当然,今天我也是不支持加班的,但是如果特殊事项,客户需要还是会强行要求加班的。

  对下属,基本上采取情感式管理。对于公司员工较大流动性我也并没有过多关注。

  还存在着一些人员把公司作为平台当跳板,过来两三个月便走人,然后到同行那边开出一个更高筹码。

  这些人带走了一大堆公司资料和方案,简直就是行业共享库。在内部管控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由于和较多投资人和高端人士交流,自己在私人生活上也加重对品质的要求,不再一味钻到研发和市场中。

  个人又多次跑国外看项目,现在想想,简直是多此一举,把自己搞的投资人一样。

  上周遇见一个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老总,人家近六十还在跑业务,根本没时间玩喝茶。对比起来,真是惭愧。

  那个晚上给父亲打电话,跟他说了这事。父亲说:你要对投资人的信任和资金负责。

  大年三十直到年夜饭前一个小时,我还在办公室里搞着各项规划,心里也告诫自己:

  所幸,经过这半年一系列改革,公司慢慢走向正轨。公司货币资金都是正向的,稳步上升。

  徐毅总结着,装逼那年,公司内部管理失控:各项成本急剧上升,整体效率下降,市场推进缓慢,个人精力分散和虚荣心膨胀,管理层整体心态不在线,员工流动频繁。

  2)静下来再重新进行市场精准定位,寻找持续盈利点和高利润区,尽可能从产品路线往平台方向去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