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被骗子洗脑了你就不愿意相信我们真的警察吗?
2018-08-17 17:11

  北京市公安局要求我不能与任何人联系,不能与任何人见面……嘟~嘟~嘟~(电话已挂断)

  对方听到“武汉警察”就挂断电线分,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接市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预警,住址在洪山区邮科院路某小区51岁的李女士(化姓)疑似遭遇电信网络诈骗。

  接预警后,关东派出所电话联系李女士进行劝阻,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赶往其住所上门劝阻。

  没想到,关东派出所值班副所长夏端拨打李女士电话,对方一听是“武汉警察”,只说了句“北京市公安局要求我不能与任何人联系,不能与任何人见面……”便挂断电话。

  此时,步行街警务站民警赶到其登记住址后,发现无人居住,而分局网安大队上网查询其亲属电线个电线条短信

  夏端判断,李女士遭遇电信网络诈骗,且已被骗子控制,随时可能转款。夏端继续拨打李女士电话,对方却一直拒接。

  “请您相信家乡警察,您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不涉及任何案件,我们会为您澄清一切”

  两个多小时里,夏警官先后发送了11条短信,李女士都不为所动,拨打多次电话,几乎都被挂断。

  情急之下,夏警官在短信里直言不讳:“你真的被骗子洗脑了,你就不愿相信我们真的警察吗?”

  当晚9点多钟,夏警官第29次拨通李女士的电话时,她终于接听了。她说:“你们和‘北京警察’都在不停打我电话,冷静下来后,我想我是真的被骗了,我不会转款了。”

  8月10日下午3时35分,李女士接一陌生女子的电话,该女子自称是“汉口火车站公安局民警”,称李女士参与一起特大拐卖儿童案,“北京市公安局”正在通缉她,要求她积极配合“北京警方”的调查。

  随后,李女士按该女子提供的“北京市公安局平谷分局刑警队”的电话联系,一个自称“陈队长”的男子称其涉及拐卖儿童和洗钱两起特大刑事案件,目前正在抓捕团伙成员,并称其位置已被“监控”,不允许与外界任何人联系,否则立即上门“拘捕”,罪加一等。

  随后,对方以李女士银行卡涉嫌洗钱为名,要求她把银行账户、支付宝资金全部转入“安全账户”接受核查。

  由于李女士的银行卡放在单位,不记得卡号,当晚,就在她准备回单位取银行卡“配合调查”时,接到了夏警官的劝阻电话。

  对于李女士的这个案例,网友们纷纷表示:“短信看得急死了!”、“我都替警察生气”...“要感谢警察的坚持,更要在以后的生活中引以为戒!”

  2017年12月8日中午1时22分,正在午睡的朱女士被一个显示属地为梅州的电话吵醒,对方讲的内容让睡眼惺忪的她感到莫名其妙。

  “电话里的人说他是法院的,我有一张传票没处理,欠了招商银行的钱没还。”朱女士回忆道,“我说我自己没招商银行的账户,骗子又称可能是别人盗用我的身份信息办了银行卡,可帮我转接到银行卡的属地湖北武汉报警。”

  结束了27分钟的通话后,朱女士很快又接到自称是湖北武汉某地公安民警的电话。

  对方能准确说出她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称朱女士的信息泄露了,被别人用来开了很多银行卡,并有犯罪分子把赃款打到了账上。

  “他还说我是共犯,可以拘留我,我吓到脚都软了。”这时的朱女士脑里一片空白,已完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对方要求我保持通话不能挂线,不能跟其他人联系,同时要求我将自己的存款全部取出、连同身上的现金存进指定的账户内,我都一一照做。”

  “别上当,看信息,我是平远县公安局的民警,与你通话的人是冒充公安要诈骗你的。”——8日当天下午3时30分左右,平远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林如生接到一条梅州市反诈骗中心的预警信息和指令后,第一时间联系受害人朱女士。

  “我给她打电话,她一直在通话中,发短信也不回。”公安民警说,骗子通常都会用这种持续通话的方式,然后指引受害人转账汇款。

  联系朱女士本人未果,刑侦民警立即将情况反馈到辖区派出所,由派出所民警联系该对象家属进行劝阻,但家属也一时找不到朱女士本人。

  过了20多分钟还是没有消息,梅州市反诈骗中心决定对朱女士的手机进行停机。

  后来了解到,朱女士手机被停机时,她已取出了存款,正在银行附近,而电话那头的人还没说出指定账户的号码。

  发现停机后,朱女士终于看到手机里平远公安民警的未接来电和提醒短信,便回拨电话。但当时的朱女士整个人还是很乱的,根本分不清究竟谁才是真的民警。通过真警察的解释,她才清醒过来,知道自己遇到的是冒充“公检法”诈骗。

  后来,朱女士了解到很多真正的公安民警为了她的事情不断奔走,她觉得很愧疚,同时,她表示十分感谢。民警回复:“不用,这是我们的职责。”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