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很宽我们很远
2018-08-21 13:50

  我坚信,传说肯定错了,葡萄架下看不到牛郎织女,并坚信,苹果树下才能看见。

  小青带我溜进她家的苹果园。我骑在树上,她站在树下,银河流在天上。我一仰头,一个苹果下肚;一低头,一个谎言落地。我的肚子都胀了,小青还一脸迷茫。

  姐大了,多了心思。我半大,更贪嘴。葡萄架下,只剩下父母。母亲讲的故事,只有父亲听了。听着听着,我和姐就走了神,没了踪影。

  姐的心事,与一个男孩有关。我也有心事,每次送信,都想着他们会给我买啥吃。

  父母听到风声,狠狠打姐一顿,让她闭门思过。姐问我,是听父母的话,还是听爱的召唤。我不懂啥是爱,只懂父母断了我的食路,所以绝不能听他们的话!

  我和小青坐在废窑上,看牛郎织女。雨抽噎般断断续续。小青说,雨是牛郎织女的眼泪。他们本是夫妻,却要听从父母之命……她很羡慕姐,自由得像一颗星。

  她问我,会带她走吗?我茫然:去哪呀?我送她回家,再见时,发现她的眼闪呀闪的。

  姐终于结婚了,新郎不是那个男孩。姐说,爱永远都不像看起来那样,人不是星,不能只闪呀闪的。穿着婚纱的姐很耀眼,但在我眼里,却像一颗陨落的星。

  小青是伴娘。恍若一眨眼,她就出落得错落有致。她悄声问我:美吗?我神色凝重:何方妖孽,快还我小青来。她沾沾自喜:哥!我终于在你眼里美了一次。

  雨断断续续,像我们的话。小青说,哥,天上没有牛郎织女,人间有。我们看的不是银河,是我们自己。银河很宽,我们很远。

  葡萄架下,母亲还在讲那个传说,父亲还在听。时光的银河里,他们的眼闪呀闪的。